用户的注意力可以类比成石头,沙子,与水。有的app需要争夺连续一大块的用户注意力,像石头一样,如长视频app;有的争夺短时间注意力,像沙子一样,如短视频app;有的允许多任务操作,像水一样,如音乐播客app。

一个瓶子是用户一整天的注意力,要怎么放进石头,沙子与水?先放石头,再放沙子,最后放水。

我不信缘,
信缘太傻……

梦中,我误入森森的坟墓,没有墓碑,没有祭具。
我深深地低着头,看见的只有雪白的绸缎。
还有,还有安息的魂灵。
冰冷的肉体掩蔽在绸缎的下面。
我害怕了,却加快脚步,向更深远处赶去。
我想逃避,又想满足自己贪婪的好奇。
于是,在犹豫不决中,我踩到了一双脚。
它们还有着,有着默默的体温!
我清晰地听到,听到它说:“别打扰我!”

路的尽头,是一望无边的,静寂的坟墓。
……

日期:2000-8-31
作者:北角客

她和他的恋爱遭到双方家庭的坚决反对,于是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她怀着一股青春的冲动毅然和他一起踏上了南下的列车。

他和她原本都是家中骄子,过着比较优越的生活。这一出走方知远离家乡的每一天都是那么不容易。他们先是到湖南一个远方亲戚家小住几天,然后到过几个城市,最终没找到合适的落脚点,几经展转,身上的钱也所剩无几。他们最后一站到达广州,那天正值大年三十,四处灯火闪耀,人们都沉浸在节日的欢乐之中,唯有他和她饥肠辘辘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不知道下一步该往何处。他带她在一个广告牌下站定,说,你站着别动,我去给你买饭。

他去了很长时间,回来的时候,带回一盒饭。

她问道,你的呢?

他说,我已经吃过了!

她打开饭盒,抬起头问:“怎么不是鸡腿米饭?”他当然知道她最爱吃鸡腿米饭。

他轻声回答:“这里没有卖的!”

她拿起筷子不由又问:“怎么这么少?”河粉也并不是满满一盒。

“只有这么多了!过年了店都关门了。”望着她不染尘烟的无邪的脸,他的眼中充满爱怜,“快趁热吃了吧!”

一丝疑虑闪过她的眼睛,但饥饿使她顾不得再想别的,立即将那盒河粉吃得干干净净。

后来他们很快找到工作。虽然收入不多,他还是经常给她买时装,陪她看电影,尽量让她过得无忧无虑,开开心心。甚至她慢慢胖了起来,在他看来世界上最动人的景致莫过于她美丽的脸上浮出的笑容。她也学会了买菜淘米,做滋补的粥。当她在狭小的厨房进进出出的时候,他总是忍不住从后面抱着她的腰,与她耳鬓厮磨。

那是一段甜蜜幸福的时光。

五年后,她坐在我面前,讲着他们的故事,之中的曲折艰辛都一带而过,讲完这个情节,她停顿片刻对我说:“不过后来我无意中知道到达广州时我们已经没钱了,我走的时候带了三百块钱,一直是由他保管,需要什么东西都由他去买,所以我当时只是隐约觉得钱快用完了,但根本不知道到底还有多少,没想到剩下的钱居然不够买一份河粉,也就是说那天——大年三十晚上他根本没吃饭,我当时就觉得很奇怪那盒河粉怎么那么少,原来只是半份,而且全都给我吃了,而这件事直到昨天他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的时候,也从未向我说起过,我也从没问起过他。”

我听得很感动,甚至很羡慕在这个时代她拥有这样一份美丽的爱情。我可以想象他怎样走了一家又一家,最终发现他身上的钱在广州确实连最便宜的一份河粉都不能够买到时,他是多么窘迫地说服店主,将仅有的钱掏出来给她心爱的女孩买到了半份河粉。他一直没有告诉她只是不想让她也担负饥饿的压力,我很庆幸他们很快渡过危机,她也在无知的状态下过得平静安稳。后来双方家长默默接受了这份用生命抗争来的爱情。然而婚后,丢失了原本很稳定的工作的他为了生计不得不长期在外奔波,渐渐忽略了对她的照顾,其实根本也没有空闲时间来陪伴她。很快一个有钱又很会揣摩女人心思的男人走进她的生活,添补着她的寂寞时光。这些他都知道,心里恨,但从未说穿她,看来他依然幻想有一天她会回心转意。

现在的她无疑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女子,柔顺的长发从她的额头倾泻下来,黑色的圆领衫映衬着她白晰的皮肤,合适的装扮使她的身上散发出一种优雅成熟的气息。

我以为她一定会将这段经历铭记于心。

谁知她说,我一点都不感动,我现在只想摆脱他,希望他最好离开这里,走得越远越好,我永远都不想再见到他,希望他把我们之间的事情都彻底忘掉。

她的表情很平静,仿佛这一切并不是她经历的。

见我不语,她淡淡笑道:你一定觉得很心寒,是吧!

这样一个童话般纯美的爱情最终感动的却是外人。我明白了,爱的时候,风是清的,月是明的,可以放弃工作,放弃学业,两人在一起的一句话一杯水一碗粥,也会在记忆中闪闪发光,颗颗都是无价的宝石;不爱的时候,这些浪漫的情节却都成了负担,成了记忆中的垃圾,恨不能早点铲除干净。

时间:2002年7月20日
作者:yi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