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的注意力可以类比成石头,沙子,与水。有的app需要争夺连续一大块的用户注意力,像石头一样,如长视频app;有的争夺短时间注意力,像沙子一样,如短视频app;有的允许多任务操作,像水一样,如音乐播客app。

一个瓶子是用户一整天的注意力,要怎么放进石头,沙子与水?先放石头,再放沙子,最后放水。

我不信缘,
信缘太傻……

梦中,我误入森森的坟墓,没有墓碑,没有祭具。
我深深地低着头,看见的只有雪白的绸缎。
还有,还有安息的魂灵。
冰冷的肉体掩蔽在绸缎的下面。
我害怕了,却加快脚步,向更深远处赶去。
我想逃避,又想满足自己贪婪的好奇。
于是,在犹豫不决中,我踩到了一双脚。
它们还有着,有着默默的体温!
我清晰地听到,听到它说:“别打扰我!”

路的尽头,是一望无边的,静寂的坟墓。
……

日期:2000-8-31
作者:北角客

她和他的恋爱遭到双方家庭的坚决反对,于是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她怀着一股青春的冲动毅然和他一起踏上了南下的列车。

他和她原本都是家中骄子,过着比较优越的生活。这一出走方知远离家乡的每一天都是那么不容易。他们先是到湖南一个远方亲戚家小住几天,然后到过几个城市,最终没找到合适的落脚点,几经展转,身上的钱也所剩无几。他们最后一站到达广州,那天正值大年三十,四处灯火闪耀,人们都沉浸在节日的欢乐之中,唯有他和她饥肠辘辘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不知道下一步该往何处。他带她在一个广告牌下站定,说,你站着别动,我去给你买饭。

他去了很长时间,回来的时候,带回一盒饭。

她问道,你的呢?

他说,我已经吃过了!

她打开饭盒,抬起头问:“怎么不是鸡腿米饭?”他当然知道她最爱吃鸡腿米饭。

他轻声回答:“这里没有卖的!”

她拿起筷子不由又问:“怎么这么少?”河粉也并不是满满一盒。

“只有这么多了!过年了店都关门了。”望着她不染尘烟的无邪的脸,他的眼中充满爱怜,“快趁热吃了吧!”

一丝疑虑闪过她的眼睛,但饥饿使她顾不得再想别的,立即将那盒河粉吃得干干净净。

后来他们很快找到工作。虽然收入不多,他还是经常给她买时装,陪她看电影,尽量让她过得无忧无虑,开开心心。甚至她慢慢胖了起来,在他看来世界上最动人的景致莫过于她美丽的脸上浮出的笑容。她也学会了买菜淘米,做滋补的粥。当她在狭小的厨房进进出出的时候,他总是忍不住从后面抱着她的腰,与她耳鬓厮磨。

那是一段甜蜜幸福的时光。

五年后,她坐在我面前,讲着他们的故事,之中的曲折艰辛都一带而过,讲完这个情节,她停顿片刻对我说:“不过后来我无意中知道到达广州时我们已经没钱了,我走的时候带了三百块钱,一直是由他保管,需要什么东西都由他去买,所以我当时只是隐约觉得钱快用完了,但根本不知道到底还有多少,没想到剩下的钱居然不够买一份河粉,也就是说那天——大年三十晚上他根本没吃饭,我当时就觉得很奇怪那盒河粉怎么那么少,原来只是半份,而且全都给我吃了,而这件事直到昨天他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的时候,也从未向我说起过,我也从没问起过他。”

我听得很感动,甚至很羡慕在这个时代她拥有这样一份美丽的爱情。我可以想象他怎样走了一家又一家,最终发现他身上的钱在广州确实连最便宜的一份河粉都不能够买到时,他是多么窘迫地说服店主,将仅有的钱掏出来给她心爱的女孩买到了半份河粉。他一直没有告诉她只是不想让她也担负饥饿的压力,我很庆幸他们很快渡过危机,她也在无知的状态下过得平静安稳。后来双方家长默默接受了这份用生命抗争来的爱情。然而婚后,丢失了原本很稳定的工作的他为了生计不得不长期在外奔波,渐渐忽略了对她的照顾,其实根本也没有空闲时间来陪伴她。很快一个有钱又很会揣摩女人心思的男人走进她的生活,添补着她的寂寞时光。这些他都知道,心里恨,但从未说穿她,看来他依然幻想有一天她会回心转意。

现在的她无疑是一个很有魅力的女子,柔顺的长发从她的额头倾泻下来,黑色的圆领衫映衬着她白晰的皮肤,合适的装扮使她的身上散发出一种优雅成熟的气息。

我以为她一定会将这段经历铭记于心。

谁知她说,我一点都不感动,我现在只想摆脱他,希望他最好离开这里,走得越远越好,我永远都不想再见到他,希望他把我们之间的事情都彻底忘掉。

她的表情很平静,仿佛这一切并不是她经历的。

见我不语,她淡淡笑道:你一定觉得很心寒,是吧!

这样一个童话般纯美的爱情最终感动的却是外人。我明白了,爱的时候,风是清的,月是明的,可以放弃工作,放弃学业,两人在一起的一句话一杯水一碗粥,也会在记忆中闪闪发光,颗颗都是无价的宝石;不爱的时候,这些浪漫的情节却都成了负担,成了记忆中的垃圾,恨不能早点铲除干净。

时间:2002年7月20日
作者:yiyi

  从院里走出来,才知道天已经黑了,想不到简简单单的一件事变得如此复杂,从大一开始就被定为党员发展对象,本来无所谓,我依旧是我 ,怎么老喜欢这个会那个会的开,昨天那个会就没有必要,几个人念申请书,几个枪手提问,几个人(大楷是全部人)表决通过,就算为党壮大了队伍。那我们去干什么呢,看是怎么走过场的。本来就信心就不大(是自己对党没信心,还是党对自己没信心)一来二去又消磨地无影无踪了。倒是那个宣传委员比较耐看,小巧的身材,又喜欢笑,总算没白跑。
  “小召,信”酷哥小曾给了我一封信,“等等!我手是湿的”刚洗完了澡,忙乎乱抓了条毛巾擦着“谁写的?,信封还鼓鼓的,又蛮浪漫的,什么啊!红豆啊!”别嫉妒我,其实是同学寄来的(准确说是笔友了)我们这个年纪的人,好好的话不向旁边人说,却要找个虚无飘渺的人来胡扯,一副历经沧桑,万世皆空的样子,。他是我大一时“认识”的,一不小心就写信了,一来一往,打乒乓球似的,还真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还打过几次电话,声音比较好听,难免会想入非非了。 信不长,倒是情真意切的,一贯如此,我也没多大感受了,几个幸运星倒是蛮别致的。怎么处理呢,弄不好就丢了,可对不起她,最好用线串起来,吊在床头。好久没用针线了,谁会有呢!下午再说吧“我拷,扔在一边毫不在乎,太高傲了一点吧!”“关你屁事,吃饭吧,下午还有课呢”
  下午的课很无聊,我一贯都如此的,专业太屁,我已经麻木不仁了,混了这两年再说吧!“长毛跟我一样,没精打采的,伏在桌子上,半睡半醒的。“一,二,三,四”我敲了敲她的桌子,“一二三四”可是有来头的,出自他的名人名言,“一次是偶然,二次是巧合,三次是缘,四次就是奇迹乐”也不知是人为地还是真有那个东东,自从对一个女孩一见钟情后(太逊了点吧!)居然发现自己与他有这个:1,2,3,4,于是难免在我面前吹嘘一番,仿佛惊天地,泣鬼神的旷世奇情,搞不好就以后有情人终成眷属了。可惜天意使然,别人不冷不热的,持久战打下来,自是唱着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意志消沉了,于是难免会受到一些人(比如我)的嘻笑了,我可不是故意整他,打击他是让他清醒,以免又落入爱情泥潭(笑)“什么事?老子好烦哪!”他一脸的不快,妈的,叫你吃火锅就没这么不耐烦了,“要不要我想办法,”我打趣他,无聊人无聊时总会找一些无聊的事来干的“保证招到病除,峰回路转!”“真的!”他几乎惊动了台上的老"佛爷”(看他一副冷样就知道为什么叫他这个了!) ,白痴!“快说快说!”“也没什么了,大不了我牺牲点作恶人,你做英雄,某个晚上某个人拦截某个人,而某某恰好出现就什么什么了!”“去!,这么古董的话也说得出来,不过...”他又开始憧憬了“得了得了,还是睡觉吧!”“咚!咚!”老佛爷得手又在使劲的敲打着桌面“个别不要讲话,妨碍他人听课”个别人,不就是我吗?拐弯抹角的,不是我也是我了! 打了好久球了,却不想回宿舍,几个老面孔,几件老事情,只怕事实上最无聊的事了!鲁宾顺漂流那么久,闷也闷死了,还想做英雄。“妈的,又停水了,老子怎么洗澡,想死人那,学校干什么吃的(现在才想起还有个学校)停水停电,吃屁啊!”一屁股坐在床上,把毛巾甩在一边“喂!谁要你坐我床的,起来!这么脏.”自习就自习,还杀个回马枪,又忘带东西了,“下雨了”拿了伞,头也不回的走了(老爸军委的,这么拽!)!
  睡觉吧,睡觉吧!
  “轰”!谁回来了,我一骨碌爬起来,怎么一个个冷面异常!“怎么了,地震了,死人了!”我急不可耐的问道,热闹可不能少我。“问个屁!你怎么不去死,淹死你还嫌弄脏水呢!”“我拷,吃火药了!”被甩了!莫名其妙,忍无可忍了,只要有1ppm的机会不过这种日子,我决不放弃! 不知谁提议去江里游泳,我是举双脚赞成的,虽然学工组的老师三令五申不允许学生去江里游泳,否着后果自负,什么呀,还不是找个推托着责任的借口。“GO--AWAY!”去吧!我就要去!死了还可以留一点保险给家里,还可以做一点贡献,哪象现在这般窝囊! “哇!真够漂亮的,”一阵江风吹过来,爽的可以,看惯了楼啊楼的,找一个只有树只有水的地方课真不容易,要不也不会有人老往学校的后山上跑去装深沉了。江水不大,比抗洪时小多了,还有人放牛,可惜看不到牧童;防护林一直排开,正是长叶子的时候,绿绿的,真不错! “下水吧!”先用一点水预冷,“扑通”就往下跳,“哇!好冷!”又是哇,能不能换点新鲜的。我感到舒服极了,躺在水上,极目远眺,天居然又点蓝了“好就不见,蓝天!”“好就不见,白云!”“呕呕!”
  当我的兴奋达到顶点时,我的脚仿佛被什么捏住了,又被狠力的掰,脚趾不由自主的卷曲,叫开始发麻了“不好!抽筋了!”我看了看远处的岸和同伴小小的黑影,感到了一丝恐惧“不会是在我身上发生吧!我还年轻,就算生活没有乐趣,我还没有抛弃它,也不想被它抛弃。脚越来越酸,使不上劲了,我用手捏了一下,没用!还没做过孝子,我还要孝顺父母的,还有外婆,我还要报答大哥,照顾小弟。我感到水往我眼里淹过来,我往下沉了!“救命!”我用手捏住鼻子,紧闭嘴,好不让身子很快下沉“天啊!他们没看到!”完了,我就这么完了,至少让我写下遗书,告诉我的愿望,还有那小子还借了我不少钱呢!我没有恋爱,没有结婚,我还年轻!一根竹竿想我伸过来,我几乎没有了力气去抓。我突然想到了古大侠的“绝代双娇”里小鱼儿落水的那一段,我会作大侠吗?只怕会是大虾吧!我被人七手八脚的弄上了一条船,船身好热,金属的,晒了好久吧!“我要水!”天,又不是在拍电视剧,还没喝够,我开始吐了出来,全是水!“好了!好了!吐了就好!”我听到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在说话又笑了起来。我被换了干衣服,不知是不是那个男人的,又大又旧(还破呢)哎!早知道就多锻炼了,这么瘦的身材,笑也笑死了。我慢慢的能动了,眼前是几个陌生的面孔笑着。我好想哭,真的,想不到几近生命的尽头,陪在我旁边的不是父母,不是朋友,不是同学,而是素不相识的人。 “喂,小伙子,你哪儿的,怎么落水的?”我很想回答,却发现喉咙像被什么卡住了,又干又涩的,讲不出话来了。我只是摇了摇头(我为什么要摇头)我想告诉他们我说不出话“啊!呀吧!可惜啊可惜!好好睡一会儿吧!”他们很快就出去了,我往四周看了看,全是金属的,舱门又小又矮,我是怎么进来的,不会是杯塞进来的吧!我的塞真用的绝,我本就是塞给这个世界的,象是购物时老板塞给老顾客或是老顾客的孩子的一个小物什,我有什么用呢?除了消耗就是制造垃圾,没有人需要我,没有人会为我看一眼。 我沉沉的睡去了!
  有人进来了,一个女孩把头伸了进来,又跪着爬了进来。一会儿他站起来了,手里拿着一个饭盒。可能没想到我会睁大眼睛看着她,她居然红了红脸。(她有多大呢,十八,或是十九,正好,嘿!嘿!呸!呸)她用手指了指饭碗,又指了指嘴巴!我吃饭?我又不是聋哑人,我几乎有点气愤了(但谁会对她发脾气简直不是个人),我应该...装聋作哑! 她突然伏下了身,居然拿出一块手帕往我脸上凑“不好!脸上有脏东西,鼻屎?还是..糗大了”她擦了擦我的眼睛,什么都没有,她笑了一下,还刮脸“羞!泪?”一定是水吧!我有点惊呼,睡觉时我会流眼泪,不可能的。 说真的,饭不是很好吃,或许是口味不同,几乎没我做的好吃,我五岁时就学会了做饭洗衣,还保持优良传统好几年。不过实在太饿,一会儿就底朝天了。“这么少?!”不过总算饱了。“啊!等一下她回来收碗的,到时...”(是不是饱暖思淫欲)我美的不得了,又躺下了! “吱”门开了,我赶紧闭上了眼睛,我装着睡着了,却能从眼缝里瞧....“哇!她老妈啊”进来的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女人,我只好真的睡着了。
  下午时我已经可以行动自如了,我真感谢平时的篮球运动,身体原来并不是很差的嘛!我决定出去走走。“砰”撞头了,我还是爬出去了。 船不是很大,两个人在驾驶室里,手里摆着辐射状的方向盘,又有人在船尾洗着衣服,她也在呢!两个人说话,好开心的样子。不知船里装的什么货,船吃水很深,水在浪的冲击之下几乎可以跳到船上来了。我往后退了退,我可不想再喝水。江面此时似乎也变成了猛兽,我往后舱逃去(窝囊极了),居然叫了起来。我站在船尾中间,蹲了下去,(安全了)瞪着肆虐的江水,他们像异形里的液体怪兽,没一地都变成了触手,他们要撕裂我。我,我才不怕呢! 她也过来了,想拉住我吗?我发现了她手上的水,不,是触手。不,走开,我往后退着,我是怎么了,我不是江边长大的吗?我会怕水?可是..我抱住了头,好痛!
  下午是一起吃的饭,一船居然只有六个人(包括我)“小伙子”,又是那个男人开了口“我们不知道你是哪儿人,也不知道怎么处置你,这样吧,以后你就先呆在我们船上!如果不介意,就当一家人吧(好啊!好啊!哈!)直到你回去为止!”他说得似乎没有我写的流利,还不时喝着酒,绝对的老白干!“哎,别笑,跑船的别的爱好没有,就是爱喝点酒,不然天天对着江水还不闷死!“也许是发现我的眼睛盯着他的酒杯(其实是旁边的那个人),他笑了! 他们的脸都比较粗糙,至少与我比是这样,真的是风吹得多了?(天啊!我忘了跟他们表示一下,失礼!)没见我有反应,他有点不自然了。"不会是个苕吧!那就真是可惜了!”他瞧了瞧其他人:一个三十岁的妇女(见过),一个女孩(久仰),两个年轻小伙子(忽略)。“他是老六,他是老七,我是老三,她老五,她老九”。(小女孩老九,排行老九,不可能吧!有这么多!) “我们船上的人只按入行顺序分,有时叫名字麻烦,也怕犯了忌(没细说!)于是只叫数字排行。你呢,以后就叫...十四吧!”“十四,这么后,十三,十二呢!”我怎么像入了梁山一样。(贼船?!) “本来你不是我们这一行的,所以没有直接排序,位置空着是给其他人的,你以后就随便打打杂什么的。”他用手做了个扫的手势,“明白吗?”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不对不对,不是叫我扫地吗?! 我不再是个客人了,与是也有了自己的铺位,还好,在小窗边,一伸手拉开窗户,就可以看到外面,同一舱的还有那两个年轻人,老六老七。“妈的,长毛在干什么呢,不会以为我死了,在分我的东西吧!这家伙早就盼我死(他自己说的)好瓜分我的“遗产”,一架破单放他都不放过,还是小曾有眼光,屡次看中了我那辆自行车,虽然破点,却蛮结识的。妈的,该不会料到我会有今天吧!或许是他们的阴谋(不会吧),如果不当回事,假都不帮我请就惨了,重修可不是闹着玩的(50元一学分)。如果报了警怎么办?不会的,又不是第一次失踪,谁都知道我喜欢搞事,三天两头逃课(就差找出妇科病的借口了),可能他们还在乐呢,买了苹果也不用分我了!
  “咚!”船晃的厉害,我的头撞在了板上,“怎么回事”,我拉开了窗,一阵风灌了进来。我想关上,老六老气却把窗户都拉开了,还随手提了根竹竿“出去!”我跟着爬了出去。船已停在了岸边,老三正在系揽绳“今天风大,就在这儿过夜,小心点”老六八竹竿插在船尾的机缝里,一样手把帆布盖在了船机上“睡吧,睡吧,不要紧的” 早上醒来时,天已经很亮了,老五在她的临时的架子上晒衣服。“谁的好吗?”他们朝我笑,我发现船已经掉了方向“我明白了,他们把船头对着风,就可以减少风力了,怪不得昨晚又把窗户拉开,总算学的物理没全部拉下,要不要计算偏角呢”以后我总算见到了以前没见过的地方,他们的船这里下沙,那里上石头。或是钢材,有时候也帮别人拉些粮食,有时却闲得慌,船停在岸边,一过就好几天。 说实在的,我对除了那个女孩的其他人都是不感兴趣的(眼睛有点不老实了),有我饭吃就行了,于是自不自然就发现了很多。原来那个老九(还是阿九吧,碧血剑利的那个俏阿九,可真惹人爱,只是我不是袁承志,学了点搏击,也只是唬人的,倒是老六老七都要做袁承志,可惜阿九不理会,我得意的笑)闲来看看书(什么书,不祥),写写日记(没见过),弹弹吉他(好像不怎么会,老师拿起又放下,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自己还没毕业呢,读中专,在亲戚的船上实习。 “喂,十四,我们要去采购,你去不去。”老六进来叫我,一副不情愿的样子“不去,是吧!老九就不会怪我了!”还没等我反应他就要跑了。妈的,不知道我短跑很厉害吗?他们还没汇合,我已经在等着他们了,想把我晾在一边,没门,有女陪上街,不亦乐乎!可惜我不会说话,(我一直不这样认为,他们却一直肯定,只要让我开口,我可以征服全世界(乱盖))他们也不给我机会,我也乐得做“小人”:动手不动口,帮他们提代子。 各位,如果不是电影,就只可能是童话,他居然会看上一把梳子,不贵,十多元钱,我是学材料的,知道那仅仅是装饰用的,有机玻璃,完全没必要,塑料不就行了吗?偏偏光彩夺目,煞是好看,哄得小美人(白痴)的眼睛一亮。我刚好有十元钱。跑了这多天船,唯一的收入就是老三每天给的雪糕钱,一次五角,我都巧妙的省了下来。而其他人只好囊中羞涩干瞪眼了。请注意:我有了当英雄的条件一,美人喜欢一件东西,自己无力购买,二,主人公我可以办到,并且事倾其所有(积累了好久,感动吧),其他人无此优势;三,这个故事很感人。 我从她眼里一瞬间的欢喜看到了她喜欢这把梳子(感谢上帝给我机会),的确,那么长的头发,凭船上的那把臭木梳,还掉了齿,简直暴殄天物。小曾说好马佩好鞍,我于是故意落在了后面。偏偏老板不给面子,硬要收十一元钱,还说是中国地质大学的新产品,还会申请专利的,呸,唬我,我就是地大的,虽然地大的珠宝比较有名,也不是这些玩意儿啊!真是一元钱难倒英雄汉,早知以前就不那么浪费,不小心就可以省下十把八把的了。正当我愁眉苦脸准备悻悻而去时,老板居然被我的诚心“感动”,只收十远了,“不行不行,”我怎能受他人恩惠呢!总算盛情难却,还多赚了一个棒棒糖,价值0.3元整。
  结果当然照想象中的发展下去,当一个女孩接到傻子样的人物用多天的积蓄买了一把正想要的东西时怎会不感动,她又怎会不多给一点机会呢!上帝保佑!德拉的梳子给了我灵感,我虔诚的感谢她! 以后我就有多机会跟她在一起了,也许真以为我是聋哑人吧,或是傻子,她居然对我说很多话,说什么他的家庭不是很好,她的爱好很多,她喜欢飘泊的感觉,我是个苕,不然她会更高兴(是吗),在有一天她发现我眼里的眼泪时(我怕辣,晚上偷偷吃了好多花椒,水都没喝就被她拉到甲板上聊天)她真的没想到自己的故事会如此感人,让一个聋哑人,一个傻子留下最珍贵的眼泪。她受到了自己的鼓励,她开始把日记的内容念给我听。原来她知道老六老七的心意。自己并不是不知取舍,而是根本没意思,如果要选,她宁愿选择一个苕(文化人就是文化人,有眼光!臭美)“可惜你不懂!”我懂,我想告诉她,甚至想抱住她(还没死呢,长毛又在笑了!)但她却转身拿了吉他出来“我弹给你听,你听不到我才敢弹的,不然笑死了”那是一首艾敬的《那天》歌很好听,不过她错了几个音符(想不到我懂一点吧),佩的也不是很准,不过她很动情,于是也不是难听了(真的不错)“怎么样?”末了,她居然会问我,看样子她是想骗自己听众并不是牛而是通晓古今的大师,偏偏她的谎言又背叛了自己。 我把它的吉他抱了过来,仔细的看了好久,像注视一个新生的婴儿,“你也想玩”她笑着! 当《致爱丽斯》缓缓从指间流出时,它的嘴巴张的好大,惊讶得无可置疑可以装下几个鸡蛋。我不明白我为什么喜欢搞这种恶作剧似的出人意料效果,也许电视剧看得太多。
  “你会。。”她还张着嘴巴,“在弹一曲”。我又弹了最熟悉的“爱的罗曼斯”,颤音,滑音,可惜由于太激动,弦几乎被弄断了。她流泪了,是感动的,我流泪了,花椒真的好辣(长毛老说湖南的花椒辣,一点没错,回去真该好好扁他一顿,害我今天如此狼狈) 以后的故事我不知该如何说,只是慢慢的我对她有了更多的了解,甚至培养了一种毫无可能的默契,本来这里一切都理所当然,到此为止了,却偏偏老六老七的仇恨让我不得不讲下去。 如果有一个机会杀人于无形,该是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一条摇摇欲坠的船正晃的厉害,而船边站着死了也是毫无稀奇的傻子被害者,它的旁边站着被害人至死都想不到的可爱的凶手,于是我又有了危险的经历。当他的手不小心碰了我一下,我的身体就和滔滔的江水奏出了无可替代对他最美妙的音乐。
  当他们听到了音响而一致向江里望去时,我小小的脑袋已经此起彼伏了。最积极的老六的竹竿伸过来时,天不佑人,尽往我的头上打去。我发誓,我从没有像这次对竹竿恨之入骨,我已经不敢向他那儿游去了,当我想换个方向时,流水已经把我甩向了远处“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从江里来,又回江上去,任凭死神之吻在我脸上飞来飞去。我看见了阿九焦急的对老三说着什么,却被拉住了。他们想开动船,阿九已经挣脱了他们,背着救生圈纵入了肆虐的江水中。我可以不珍视我的生命,却不能不顾阿九的命“为了你爱的人,好好的活着”我奋力向她游去,却只能看着她越来越远。当然,我能讲出这个故事,就并没有被江水吞掉我的小命,我有幸被卡在了防护林的浮木中间(我发誓,一定多种植树造林),于是我等来了几乎绝望的她。于是一起爬上了岸。
  “十四,十四”,她使劲的叫着,拉着我得手,哭着,生与死的考验让我领悟了天地间最伟大的东西“十四,十四”她打着我的胳膊,打着我的背,我哭了,不是痛的,我不由自主的哭了。 我为什么会哭,我不知道,这种感觉只是在前年时才有。那一次父母吵架了。还动气了手,兄弟和我的劝阻都被甩在一边,刀,我看到了刀,白晃晃的,我承认我不是坚强的人,却从未如此脆弱,我哭了,很大声的,我怕。我怕我的家会烟消云散,我怕亲人会突然离我而去,于是我哭了,没有经过考虑,眼泪就涌了出来。 “你好吗?”她不停的问着,我拼命的点头。“谢——谢——你!”我终于发出了见她以来的第一句话。这无疑于又是一个晴天霹雳,“啊!你不是...你不是。”她居然还有力气跳起来,又在打我了。 我们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暂避风雨的地方,那是一个废弃的牛棚。 如果她问我为什么这么久不说话,我会怎么回答?我几乎不敢面对她了。我去找可以保暖的任何东西。以前的我,其实一直是不会在乎她的感受的,我没必要解释什么,这是我的自由。但我现在已没有了面对她的勇气(我真是窝囊!) 怎么会这样?这些天来,是不是在我身上起了我都不已觉察的变化,是因为她吗?这简直不可思议(像我会往路边身强体健的行乞着施舍一个两毛钱的硬币一样不可思议。)。
  “为什么不说话?”她还是问出来了,如果是电视剧的女主角是不会问让男主角不知该如何回答的问题的,这并不是戏!“我。。。” 我怎么回答她呢?难道说我仅仅是因为看了“绝代双娇”抑或是一切只是个恶作剧,我只是在逃避现实,如此而已!不行!我是一个极不受欢迎的人,无论在哪儿,除了父母,我只是个无聊的笑柄,又象是一根稻草,无声无息,现在我逃课了几十天,谁又会为我说一句话,顶多只是发现少了一个晚上胡说八道的人,我憎恨这个世界,以及它赐予我的一切,她让我从小受苦,它又让我幸运的考进不幸的学校,它让我忍受痛不欲生的上课。老师的两面三刀,同学的自私自利,无聊的形式主义,我情愿自己是个傻子。我的成绩是不好,为什么还让我在其他方面一事无成,我时时害怕自己会重修,天天担心有一天自己会被这个世界抛弃。我只会骂人,说粗话来麻痹自己的神经,我还能怎么做? “我是一个失败的痞子”,这是我给它的结束语。沉默,我们都在沉默,闪电都没有动摇沉默的心。她把头靠在我背上了,我现在想在沉默中“灭亡”了。
  当我们回到船上时(我居然还会回到船上),他们简直要疯了(这不是奇迹么,用不了一二三四的奇迹)老六老七仿佛也受到了很大的折磨,他们也紧紧的握住了我的手(可怜的人儿)。 女人是水,水也会欺负水的,她病了!没有说一句话,发烧,痴痴的想。是那天晚上的错,是我的错。我几乎要疯了,我不允许她再受任何罪,我要保护她!(我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我一刻不离的陪她去医院 ,去看病,去抓药。我也没说一句话,也不会允许老六老七靠近她一步,看着他们渴望的眼光,我只有恨。 我没有这样照顾一个人,彻夜不眠,妈妈病时也没这样,我知道江边的芦苇可以治很多病,于是我光着脚潜进水里扯了好多。皇天不负有心人(很多人会用这句话隐去好多艰辛)她很快就痊愈了,还像以前一样,活泼可爱!但我知道我必须走了,离开这个让我欢喜让我忧的地方。
  二十多天的逃课,的确有点过火了,无声无息来无声无息走,我不敢向她道别,我怕我会受不了,我只留下了一张纸条,只给她的。
  “如果能够,
  我的生命
  因为有了浪花才会多姿多彩,
  你给我的生命,
  是在我的重生之后。
  如果能够不想你,
  我会更加无忧无虑,
  只是生活的奢侈,
  让我习惯了不再
  如此;
  如果能够选择,
  我会彻夜不眠,
  把往日的日子折成生命的方舟;
  如果生命仅仅在车票中,
  离你而取去的只会是图章。
  傻子十四
  冒着被揍的危险,我混票到了武汉,又要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活。果不其然,长毛他们仍是心安理得的听着我的单放机,他们居然会以为我坐船逃回了家中,“爽啊!回去度假了!这多天,不过你已经病了六次,八次楼道值勤,三次家长到访!”他们终究有点良心,帮我请了假。 “今天中午请客吧,这么照顾你”长毛又在动脑筋了,“好啊,十四个馒头!” 不知看过“午夜凶铃”没有,的确有一点恐怖,电话也让人胆战心惊了,“呤——”电话响了,大家叫了起来,(妈的,有鬼也给我们吓跑了!)“开灯开灯!”我奔了过去,“喂!” “......." "hello!" "......" 我看了看大家,他们居然笑了起来,“有鬼,有鬼,咬我,最好是女鬼!” 我突然一激灵“阿九,是你,是你吗?” “你在哪?你好吗?我好想...”她哭了,果然是她,“你在哪,现在在哪?”我几乎要叫起来。“嘟——”她挂了, 完了,一切都完了么? “吃什么?” “九....” “酒,想喝酒!” “go to you mother(去你妈的),韭菜!”
  ———— 完————

日期:2000-9-25
作者:小召